【津云国际】日本即将重启商业捕鲸,大海的精灵又要躲避渔船了

原标题:【津云国际】日本即将重启商业捕鲸,大海的精灵又要躲避渔船了3月31日,日本船队结束2018年度南极海域“科研捕鲸”回到山口县下关市的下关港。2018年1... ...

原标题:【津云国际】日本即将重启商业捕鲸,大海的精灵又要躲避渔船了

3月31日,日本船队结束2018年度南极海域“科研捕鲸”回到山口县下关市的下关港。2018年12月26日,日本政府已向国际捕鲸委员会(IWC)通告退出,将在2019年6月底生效,这意味着自20世纪80年代起,日本长达约30年的南极海域“科研捕鲸”就此落下了帷幕。但“科研捕鲸”的结束,并不意味着日本真正终止捕鲸活动。日本预计于在2019年7月起,在专属经济区(EEZ)内重启商业捕鲸。日本水产厅还表示,在南极海域通过目视调查鲸类数量等工作将继续展开。

据日本共同社4月2日报道,以“日新丸”(排水量8145吨)为母船的共5艘船以调查南极海的南极小须鲸生态等为目的,于2018年11月离开日本,进行了约5个月的航行。与“日新丸”一起航海的共3艘船回到下关港,剩余2艘则各自返回了宫城县盐釜市和广岛县尾道市。据悉共捕获333头,获得约一千吨鲸肉等。

据水产厅称,此次科研捕鲸未遭到反捕鲸团体的妨碍。

据水产厅称,退出IWC后今年7月起,预计将在日本专属经济区(EEZ)内重启商业捕鲸。表示在南极海域通过目视调查鲸类数量等工作将继续展开。

据捕鲸船的运营方“共同船舶”公司(东京)称,下关港将成为近海商业捕鲸船的基地。“日新丸”今后将整修并作为商业捕鲸船使用。

日本即将重启商业捕鲸

据日本共同社报道:日本和歌山县的太地町渔协小型捕鲸船“第7胜丸”29日为实施在太平洋的最后一次科研捕鲸任务,驶离太地渔港。此前日本政府已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(IWC)并将在6月30日生效,7月起将改为商业捕鲸。

据太地町渔协称,“第7胜丸”将与其他三四艘捕鲸船一起对小须鲸实施科研捕鲸。计划4至6月期间在宫城县和青森县近海捕获80头,在北海道近海捕捞47头。

离港前,“第7胜丸”的船长竹内隆士表示:“希望捕捞足够多的对象鲸鱼。由于商业捕鲸即将展开,今年离港干劲十足。” “商业捕鲸重启后,希望把新鲜美味的鲸肉送上人们的餐桌。”

该渔协还计划参加7月1日将重启的商业捕鲸。将以拥有完备鲸类解剖设施的北海道钏路市或青森县八户市为据点,出于商业目的展开为期约一周的小须鲸捕捞工作。

退出IWC,重启商业捕鲸备受争议

早在2018年年底决定退出《国际捕鲸管制公约》(ICRW)及作为其执行机构的国际捕鲸委员会(IWC)之际,《纽约时报》就于12月31日在电子版刊发题为《日本应停止虐杀鲸鱼》的社评,对日本捕鲸活动进行谴责:对像日本这样一直以来支持多边主义环境对策的发达国家而言,退出IWC的决定“危险且愚蠢”。

此外,《日本经济新闻》也表示,日本在捕捞鲸鱼道路上的“迷走”或将继续。即使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,捕鲸产业也无法迎来光明的未来。文章称,日本最近10年的鲸肉消费量包括面向宠物食品等在内,仅为每年2000-5000吨左右。还不到随着健康意识提高而受到欢迎的马肉(逾1万吨)的一半。虽说少子老龄化加剧,但鸡肉、猪肉和牛肉的需求加起来仍接近500万吨。在食品变得丰富的现代日本,“鲸鱼是重要粮食资源”的这一逻辑也开始缺乏说服力。 文章还称,虽然专属经济区(EEZ)的主权色彩很明显,但如果日本重启商业捕鲸,反捕鲸国起诉日本违反《海洋法公约》的可能性也难以否定。

共同社指出,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有损多年来积累的国际信任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首先对日本的决定表示遗憾。澳大利亚环境部长普莱斯呼吁日本政府重返国际捕鲸委员会,并强调“澳大利亚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商业或所谓作为科研的捕鲸活动”。新西兰外长彼得斯也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表示失望。

国际环保机构“绿色和平”组织发出了更加严厉的批评:“作为二十国集团峰会的2019年轮值主席国,日本政府必须向国际捕鲸委员会重新做出承诺,同时优先制定新的海洋保育措施。”舆论担心,作为该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国,日本的退出或许将起到带头作用,引发韩国、俄罗斯等国纷纷跟进。

另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数据,从1987年至2016年期间,日本“科研”捕杀了16323头鲸鱼,其中包含14156头小须鲸、1359头塞鲸(濒危物种)、734头布氏鲸、56头抹香鲸和18头长须鲸(濒危物种)。

(津云新闻记者:盛书琪、王晓羽 参考资料:环球网、今日头条、人民网等)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曲靖资讯网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