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,就是一本历时200多年的《花花公子》

原标题: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,就是一本历时200多年的《花花公子》——艺术向来是雅俗难辨,尤以裸体的出现令人纠结:一幅有裸体女性的画作,应该如同女神维纳斯一般被... ...

原标题: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,就是一本历时200多年的《花花公子》

——

艺术向来是雅俗难辨,尤以裸体的出现令人纠结:一幅有裸体女性的画作,应该如同女神维纳斯一般被搬上神龛,还是视作下流的低俗图片而被嫌弃?

就连米开朗基罗亲自绘制的(充满裸体的)《最后的审判》,也被“内裤制造商”教皇保罗三世勒令画上遮羞布。

当然,现在再看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,你给关键部位打码都会被指“不懂艺术”,就算是马奈当年被喷得狗血淋头的裸体画作《奥林匹亚》,现在也被视为富有冲击性的佳作。

马奈《奥林匹亚》

但是并非所有关于裸体的画作,都在时间的冲刷之下变成了人体美的代表。欧洲艺术史曾有过那么一个时代,人们追求短暂而刺激的欢愉,画作也仅仅为了愉悦而存在。

这个时代的作品不跟你谈宗教,扯政治,它可以大胆地告诉你:我画裸体,就是为了高雅地挑逗一下路过的看客。

“美女,你吊带袜松了,我给你提一提吧!”

“手松开!害不害臊!”

如果把洛可可时代所有的经典作拼成一本书,简直就是18世纪的《花花公子》杂志。

布歇《宫女》

这个时代的裸女代表作之一,就是《玛丽-路易斯·奥墨菲肖像画》,也被称为《趴在沙发上的女子》。光从这幅画的名字就能看出它的“俗”:因为在当时而言,裸女只有两种,一种是女神,另一种就是娼妇。

《玛丽-路易斯·奥墨菲肖像画》

囿于这个观点,不论你的女模特是谁,不想被骂的话,画完就必须冠上女神的名号。

提香创作《乌尔比诺的维纳斯》的时候,就找了一位当时的交际花做模特,但是标题却让这幅画免受世俗眼光的批判。

提香《乌尔比诺的维纳斯》

但是布歇的这幅《玛丽-路易斯·奥莫非肖像画》,却明明白白告诉你这就是一幅裸女画像,令人不仅咋舌,而创作了太多这些被视为“低劣”的画作,也导致布歇晚年的时候名誉很差,过不上好日子。

不仅如此,这幅画背后还藏了一出宫斗大戏,这就必须提到堪称法国版“妲己”的蓬皮杜夫人。布歇晚年虽然不济,但他能有过红火的时候,也全靠这位路易十五世最宠幸的爱妃提拔。

布歇创作的蓬皮杜夫人肖像画

而肖像画的模特,便是由蓬皮杜夫人的兄弟介绍进入路易十五后宫的美女之一。当时玛丽只有十四岁,虽然也娇羞可爱,但在众多漂亮的女孩子中不算突出,正是布歇的一幅画作,让她突然得到了路易十五的青睐。

但是觉得地位受到威胁的蓬皮杜夫人,很快就耍了手段将玛丽赶走,这反而让这幅画真正地留住了她最美好的年华,也让这幅画本身成为了“俗画”中经得起推敲的佳作。

你可别以为不裸露,洛可可艺术就能有多高尚,弗拉戈纳尔的一幅《秋千》,就是“不裸露而能挑逗”的巅峰之作。

画中,一个身穿华丽蓬蓬裙的女孩子正在荡秋千,背后为她晃动秋千的不知是一位老人家还是她真正的丈夫。女孩子荡到空中,裙摆高高掀起,连鞋都飞了一只。裙下春光正对着一位侧卧的男子,看得津津有味,甚至还伸出了举着帽子的手……

据说这幅画作,是一位宫廷里的贵族委托弗拉戈纳尔为他的一位情妇创作的。当然,贵族可没想到让他这么画,甚至表示过不想露脸,只要看到情妇就行了,但是弗拉戈纳尔脑洞大开,就画下了这么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画面。

弗拉戈纳尔《快乐的情人》

不过这幅画虽然主题轻佻,却体现了洛可可艺术的许多特点:乡村田园主题的风格,细致入微的细节刻画以及丰富活泼的画面色彩。

洛可可就是这么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,容不得半点沉闷和严肃。

“夫人,老爷回来啦!”

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么一个时代?还是少不了身为君王的路易十五和蓬皮杜夫人的“共同统治”。

在路易十四高明的统治下,国家繁荣昌盛,农民拥有40%的土地,是全欧洲生活过得最好的农名,给路易十五留下了丰富的国家财富。

路易十五

但是到了路易十五统治的时候,他却开始坐吃山空,连家具装潢都成为了他炫耀自己财富的方式。尽管他对科学艺术的投资很大,但还是当之无愧的“欧洲史上最垃圾国王之一”。

他不满足于过去那种规则的几何形状,偏爱纷繁复杂的花式和浮雕,便要求工匠们设计出全新的家具,这正是洛可可艺术的由来。

从帝王到皇宫贵族,从家具到画作,洛可可就这么发展开来。而蓬皮杜夫人又是布歇的“忠实粉丝”,更加推动了这种明艳欢快的艺术的发展。顺带一提,画《秋千》的画家弗拉戈纳尔正是布歇的得意门生。

画作固然来源于生活,在路易十五的统治下,贵族也纷纷走出条条框框的限制,平时也没啥事情好干,就喜欢走到户外开聚会,干些没羞没臊的事情,这也使得画作的主题开始偏移。

而这种户外聚会为主题的画作创始人,就是洛可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,布歇的师父——让·安东尼·华多。

华多《爱的愉悦》

师父毕竟是师父,布歇的作品比弗拉戈纳尔的稍微矜持一点,而华多的作品更是比布歇的作品深沉许多,在《塞西亚之旅》中就能充分体现。

塞西亚是传说中维纳斯女神的诞生之地,是一个天堂般的充满快乐和情爱的神奇小岛,华多绘制的正是一群贵族男女,来到这个世外桃源玩乐的场景。

但是细看这幅画,就会发现画中的男男女女都已经找到自己的伴侣,与其说他们在享乐,更像是准备离开这个地方,说明这种短暂的快乐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,早晚会有面对现实的一天。

当然,布歇也创作过许多户外玩乐主题的画作,还分夏天和秋天几个版本。

与此同时,表现男女情爱的作品变得越来越受欢迎,贵族们才不管什么艺不艺术的,色色的就挺好,反正有钱,搞一幅挂家里又何妨?

布歇《夏日聚会》

于是就有了情色经典之作——弗拉戈纳尔的《门闩》。干柴烈火的一对情侣,已经拖得没剩下几层衣服了,就在最后一道幕布要被揭开的时候,男方突然想起来门还没锁好!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“史上最黄锁门油画”。

写到这里作者不由得感叹一句,不愧是弗拉戈纳尔,荡秋千和锁门都能画成儿童不宜的场景。

然而没有什么国家能够承受住这样荒淫的贵族生活,重担都压在了曾经开心快乐的农民身上,高额的税务让人们的生活痛苦不堪。

因为正儿八经过日子太过困难,法国催生出了一大群犯罪分子:小偷,强盗和骗子遍地都是,流浪汉占领了街头巷尾。政府没有设立合理的法律制度,国王想关谁就关谁,而贵族唯一的作用,就是在罪犯被审判的时候,在一旁看热闹偷着乐。

艺术无罪,但是用这样的苦痛和荒淫催生的艺术,却让人不得不重视它的由来。以史为镜,无论在哪个时代,一味的玩乐都难以为继。哪怕是再怎么华美动人的艺术流派,都有可能成为响彻整个国家和时代的警钟。

资料来源:

France in the mid-1700s: antecedents to revolution

Lessons in Seduction from Rococo France

Rococo: The 18th Century Playboy

ROCOCO

Rococo – 5 Interesting Facts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曲靖资讯网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